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服务地方社会>> 校地合作信息>> 文章列表

庆阳市范仲淹研究会组织专家考察宁夏固原定川寨古城遗址

作者: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5-08-17 12:30:33   浏览次数:713

正是佳禾飘香、天清气爽的初秋季节,平庆固灵所在的黄土高原地区洋溢着一年中最富生机、最有韵味的吸引力。庆阳市范仲淹研究会根据年初计划,适时组成由刘文戈会长、王钊林名誉会长和马啸副会长等参加的考察组,于81315日在宁夏固原实地探访了曾一度奠定宋夏对峙局面的三大战役之最后一战——定川寨之战的古战场遗址,并考察原州、灵州、环州一带地理形胜。

 

813日,考察组重点探查了定川寨古城址地形。此次考察得到了宁夏师范学院固原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大力支持,研究中心安正发副主任作为向导,带领考察组顺利找到了古城遗址所在地。定川寨在镇戎军(今固原市区)西北,相距约20公里的路程。古城北靠大山,以向东伸出的一个小山峁为主阵地,山峁上建有烽火台,山峁南沿的寨墙遗迹轮廓清晰可见,山峁与寨城紧密相连、浑然一体。整个古城的北、西、南三面有山谷或堑壕隔阻,东面是平坦的大川道,东北有一个山口,西于西吉相通,形成了完固的自御体系。定川寨形势险要,东北扼山口要道,面东倨守平川,以定川命其名,名副其实。

 

寨墙之一角

 

寨东南之平川

 

寨北山峁烽火台

 

寨北地形

 

寨西地形

定川寨战役是宋夏战争中记载最为诡异的一场战争。据记载,在战争中,宋军被围困在定川寨,西夏军断其水道粮路,大将葛怀敏率军突围失败,近万宋军活生生地于敌手,但只有大将葛怀敏在内的十四名主将阵亡。他们所带领驻扎在寨墙外的九千四百多士兵、六百匹战马竟然被西夏军队俘虏了,而寨墙内的1000多宋兵,包括葛怀敏的儿子在内,居然躲过了这一劫。由于宋人对这场战争的记载有多种版本、评论者对主将葛怀敏的评价历来分歧很大,特别是一直缺乏来自西夏方面的历史记录,所以,对战争本身的研究和主帅评价,有待学界进一步的研究,但此次考察显然丰满和充实了考察组对定川寨战地形势的认识,有助于增进对这场战役一些关键节点的现场思考。

 

该处已由固原市原州区文保部门认定为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立水泥碑面一块,命名为“上店子古城址”。但受访村民认为命名不准确,古城址不在上店子村,而是在红崖村,应该叫“红崖古城址”;不少文史学者则认为应该直接命名为定川寨古城址。可见,古城遗址的命名问题,应是一个有规范可循,经辨别论证后严肃对待的课题;文保级别,也应该上升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才堪与其历史影响、独特遗址形胜相匹。

考察定川寨之后,根据刘会长的提议,在安主任的带领下,我们穿过东北山口,沿309国道,直奔西吉县探查了1920年海原大地震形成的堰塞湖遗址。

814,考察组北行访问了固原须弥山石窟,又顺道参观了位于青铜峡市峡口镇的晚清名将董福祥的府邸——董府,沿途感知了平固灵环地区的山川概要,顺利完成了本次考察任务。考察之后,名誉会长钊林先生特赋《秋日三友固原行》诗一首,以资纪念:

秋色初染走固原,三友两日意欣然。

定川堡头怀范公,震湖岸边惊苍天。

塞上斜阳宫保府,路佛光须弥山。

归程还探野狐沟,梦阳诗伴回大塬。

庆阳市范仲淹研究会自20143月赴宁夏西吉县考察好水川遗址,20154月赴陕北延安考察延州之战遗址,至此完成了形成宋夏鼎立之势的“三大战役”的全部田野调查活动。学会负责成员以孜孜以求、走向田野的究学热情和不辞辛劳、身体力行的治学态度,带动本会会员投身研究,以永不止息的探索精神,把庆阳市范仲淹研究会注重田野、突出重点的学会特色擦亮,为全国范学研究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附:定川寨之战史料

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西夏谋臣张元向李元昊献计。张元认为,宋朝的精兵良将全部都聚集在宋夏边境地区,而宋朝关中地区的军事力量却十分薄弱,如果西夏大军一面牵制宋朝边境地区的军队,使宋朝无暇顾及关中地区,一面派劲旅一支乘机直捣关中,长安可一举而下。李元昊采纳了张元的建议,派遣10万大军兵分两路大规模进攻宋朝。一路从刘燔堡(今宁夏隆德)出击,一路从彭阳城(今宁夏固原东南部)出发向渭州发动攻击。

九月二十一日,宋将葛怀敏、、曹英等人守定川寨。近午,西夏军毁新壕版桥,断宋军粮道和归路,又断定川寨水源,饥渴宋军。葛怀敏率军列阵出击。西夏元昊集兵分别进攻,先败河(今固原北清水河)西刘贺军,再击阵于寨东葛怀敏军,因阵坚攻不动,转击阵于寨东北曹英军。时狂风突起,飞沙弥漫,宋军部伍相失,营阵大乱,士卒惊骇,争相入城。葛怀敏为众所拥,几乎被践踏致死。赵珣率刀斧手和勇士据门桥奋击,西夏军稍退。是夕,西夏军围城。葛怀敏与诸将商计,突围走镇戎军料途中必遭西夏军截击,力主出其不意,迂回笼竿城(今宁夏隆德北)前往,诸将不从。二十二日黎明,以曹英、赵询为先锋,刘贺许思纯为左右翼,李知和、王保、王文等殿后,结阵东进。临行,属下拦马再谏,请求转道而行,葛怀敏不允,策马东南,驰行二里,长城壕桥已断,归路被阻。西夏军乘宋军混乱之机,断其后路,以逸待劳,从四面冲杀过来。葛怀敏与部将曹英,李知和、、王保、王文、刘贺等十六位将领战死,西夏军四面夹击,宋军九千四百余人被俘,宋军大败。宋将王昭明、赵政等退保定川寨,后军一部迂回笼竿城。元昊获胜后,挥师南下,连破数寨,直抵渭州(今甘肃平凉市),在纵横600里地区,焚民舍、毁城寨,所到之处,宋军皆壁垒自守。十月初,元昊得知环庆路经略安抚使范仲淹率军来援,又受陕西诸路20万屯兵的牵制,未再深入,大掠而还。

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北宋与西夏达成协议。和约规定:西夏向宋称臣,元昊接受宋的封号;宋夏战争中双方所掳掠的将校、士兵、民户不再归还对方,史称“庆历和议”。西夏言和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与辽国的关系恶化。因为定川寨之战后不久,西夏与辽大战一场,之后西夏与辽关系恶化。本来形势对宋很有利,但是宋朝却不敢抓住这个极好的战略机会复仇,反而积极找机会和西夏议和,西夏自然借坡下驴,敲了一笔后就对付辽军去了。

为什么宋朝态度如此懦弱?其间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三战之后,宋军的失败已经不在表面,而败在心里了,为什么宋朝此后朝臣连发“改革”之议,原因也就在此。说白了,就是定川寨之战,宋军被打痛了,痛在自己知道不能再打,不敢再打了。定川寨之战引发了宋朝此后在制度和战斗力问题上一系列集中暴发式的反思和改革。

 

 

 







Copyright ©2017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