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服务地方社会>> 校地合作信息>> 文章列表

陇东历史文化研究中心邀请相关专家考察南佐遗址及“圪瘩渠”遗迹

作者: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6-07-25 19:09:16   浏览次数:995

7月24日,陇东学院陇东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历史与地理学院院长马啸教授带队,邀请中心顾问、原庆阳地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王钊林,中心研究员、原庆阳县政协主席、庆阳市范仲淹研究会会长刘文戈,以及庆阳一中、市科技局、区发改局、区交通局相关人员,考察访问南佐遗址,并受到南佐遗址两位自费从事遗址保护和探研的民间人士杜小平、徐磊的热情接待。

 

学者们首先对经历五次考古发掘、现已回填保护的地表范围进行了踏勘,进一步了解了遗址的四至范围和多次发掘的基本成南佐遗址位于西峰区后官寨乡南佐行政村,东距西峰城区5公里,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晚期(约公元前4000年-前2000年)。遗址分布于董志塬西北部两条沟壑之间的塬面上,是黄土高原地区新石器时期的一处文化内涵极其丰富的重要遗址。该遗址于1964年在文物普查时发现。从1985年开始,甘肃省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曾在该遗址内进行过5次发掘,清理了多处住室、灶坑和大型灰坑,采集到了不少陶器标本,为研究高原人在原始社会的生产、生活等方面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资料。

 

遗址中现存9处大型夯土台基,北部1处大型建筑一号基址已发掘。一号基址为地面建筑基址,是一大型殿堂式建筑房址,长方形,室内面积630平方米,长33.5米、宽18.8米。三面有夯筑12根木骨墙柱,直径80至82厘米。房址中央有东西向隔墙,将房址分为两部分,墙体开三个宽1.6米的门道,通连前后,形成前堂后室结构。后室近隔墙有大灶,墙上抹草拌泥,并经烧烤。房址地面有6层白灰地面,说明曾6次修补使用。房外有散水台,台外还有排水沟,台、沟均经烧烤。在一号房基周围分布着若干小型房址,有灶台、烧烤痕迹。

 

根据发掘提供的资料表明,该遗址是陇东地区一处主要的仰韶文化晚期人类生活过的大型遗址。单就发现的这座殿堂式的古建筑房址而言,面积巨大,结构宏伟,与秦安大地湾大型建筑基址相近,但它比大地湾遗址更有明显的独特的地域特征,表明它是泾、渭地区又一处高等级的中心遗址,对研究庆阳仰韶文化的社会形态具有重要历史价值。该遗址不仅保持了史前高原生态环境的地形地貌,而且还揭示了高原人在聚落结段发展的完整过程。它是我国史前史极为难得的实例,也是我国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研究甘肃聚落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因此,200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该遗址出土的大量文物有小口尖底瓶、宽平沿盆、罐、缸、瓮等陶器,有石刀、石斧等石器,有纺轮、匕、针、镞、笄等骨器,还有稻、粟、稷等粮食碳化物。这些遗物对研究我国特别是陇东地区上古史时社会形态及其性质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而同时发现的大量炭化粮食(稻、粟、稷等),是我国古代农业考古的重要材料,对研究农业起源、农作物的种植与分布交流等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遗址在发掘结束之后,做了保护性回填。南佐遗址的考古资料现保存在甘肃省考古研究所,由于至今还没有正式公布考古发掘报告,所以,对其进行的研究很少,我们期待相关研究在今后有所推进。

考察组本来打算下到沟底,对碧波涟漪的南佐湖和周围矗立的土箭奇观进行探查,但因正在进行道路整修,车辆无法下到沟底,只好留待日后细探。

 

考察组依据徐磊关于“九女转花”(或叫九星围城,即有九个墩台拱卫中心宮殿)的传说,参考“圪瘩渠”的名称,我们在杜小平、徐磊两位的陪同与带领下。逐一对仅存的4个(其余皆毁)墩台踏勘,并同村民进行了访谈。随后下到他们租用的临沟半明半暗式庄院,从坡道至罗圈庄崖面、旧窑洞处,尽皆是先民们生活的遗迹,大小灰坑、各种残片以及数层地表和打磨石器、碎玉等,俯仰可见。最可惊叹的是两处纺锤型堆积体,在国内同类遗址中,堪为一绝。

 

感叹之余,大家仔细查看。两位守护者还收藏了许多珍贵的陶片、石器、铁器及众多的石兽(有石狮、石羊、石虎、石禽)、石碑等遗物,其中白陶片据说极为稀少。特别是狗型石狮,很有底蕴,可追溯至远古犬戎民族,与其图腾族徽不无关系。他们将石兽定名为“长城石雕”,以涵概其游牧与农耕风格兼备的艺术特征,并希望我们参与研究,显示了他们自身的研究深度和开阔眼界。他们对窑面文化层做了详细标识,文物保护意识很强。据说有一尊石狮,外人掏价近百万,他们拒售,表示尽管困难,但卖了,我们庆阳就少了一样宝贝。听之,让人感佩不已。

 

在一处窑洞内,他们还尝试搞了先民生活场景的泥塑,院中堆放备料,还打算搭建一些远古景观、门庭,以供游客欣赏休闲。他们信心十足,打算坚守于此,在保护并研究的基础上适当利用。我们可以花巨资大搞人造景观,却对南佐这一堪比大地湾的重大古人类(一说黄帝宫殿)遗址却视而不见,如今仅有两位民间人士守望,这是什么事儿啊?大家不禁感慨系之。

 

王钊林、刘文戈两位前辈学者对保护好遗址,反复叮嘱;对其自发守望利用,表示了高度的赞赏,要求学院应与之加强合作,开展相关研究。杜小平、徐磊两位守望者表示,考察组对南佐遗址及“圪塔渠”遗迹的访问,为这里增光添彩,几位长者及学人考事实、究兴替、博闻洽识。此次考察给我们力量、增我们信心、鼓我们士气,我们一定把遗址守护好、传承好。

马啸教授学作新诗以记其胜:

访南佐遗址与友聚会

其一

路随白云转,村迷稼障深。

七月流火韵,九女绾花吟。

灰迹猜行止,土层验古今。

相与把酒论,胜地共凭临。

其二

厅祭曾掘大房址,绾花九女事堪思。

灰斑洞穴温炊火,草碧墩台拱神祺。

怡性终需依有愿,钟情最应仗无私。

收藏保护熔一处,来日寻访醉品诗。

刘文戈会长也和诗一首

步马啸教授“支”韵一首

刘文戈

深夏重访南佐址,

新见古迹令人思。

殿坻四周围九墩,

窑崖到处露灰滓。

幸赖精护杜总心,

更喜详解徐子师。

民间自有钟情人,

激动之余强说诗。

 

 

(研究中心报道)







Copyright ©2017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